我印象中的韩国:参加国际小型底栖生物会议有感

October 04, 2013

Tags:一些思考

七月下旬去的韩国首尔参加学术会议,一直没有写点啥。最近,因为广州恒大队要在亚冠决赛中与首尔FC队交锋,看到对方主教练的挑衅言论和韩国媒体的一些报道,才想起来这个国家我去过。那就说说我的感受吧。

空姐

飞机上我坐最后一排,后面就是空姐坐的位置和备餐间了。那位空姐长得跟金喜善差不多,我也不知道是整容还是怎么的,典型的韩国广告中的女明星模样,当然,服务还是很到位的,即便是旁边一堆不太听话的上海旅游团大妈,她还是微笑服务。关于上海大妈我就不吐槽了,毕竟今天是说韩国。

仁川机场

仁川机场相比浦东机场,从我个人感受上小一些,跟图卢兹的差不多。因为不需要走太多的路,过了海关出来走不了多远就到了乘坐大巴的地方了。对,只有大巴,没有地铁站在仁川机场。大巴很准时,座位很宽敞,很舒服,韩国大宇汽车嘛。只坐了三个人司机到点就开车了。

中国人聚集地

因为我去开会的学校是汉阳大学(Hanyang University),不在首尔市区,在一个叫安山的地方,类似于北京通县或上海松江或南京仙林之类的,所以我要转地铁和公交。地铁售票机有韩语、英语和中文的界面和操作提示,我还觉得这挺好。可以买完票就傻了,地铁开车方向的提示牌上只有韩文,我就不知道怎么坐了。情急之下,我就找了一个面善的男生用英语问了下我要去安山坐哪个方向的地铁,他似乎听不懂,我给他看我iPad里面的英文地铁路线图,他似乎懂了,招呼我一起上车,并用蹩脚的英文说他也要去那。

在地铁上,我继续问,并拿出组委会给我的宾馆地址给他看,想着这韩文的东西你总能看懂了吧。没想到他还是看不懂,憋了半天看懂了biology的韩语。我就纳闷了,我不会被卖了吧,这地儿也太偏了,韩国人都不知道在哪儿。

情急之下,这位“韩国友人”掏出了iPhone,想看下他存的地铁路线图,我想也对,韩国人看英文不一定方便,看他韩文的地铁图吧。没想到,手机界面是中文,我想,这哥们在学中文吗?因为以前我也装逼把手机界面调成英文来着。然后我就用英文问他说“你在学中文吗,我是中国人”,他似乎终于挺懂我的一整句英语了,并且用很纯正的东北口音回答我,我也是中国人。

holy moley christ jesus

我内心的OS就是这样。闹了半天两个中国人在韩国用英语交谈了半天。他告诉我,在我上地铁的那个地方,很多中国人开的店,周围也住着很多中国人,你随便找个人问路,肯定能找到中国人。后来他还帮了我很大的忙,借给我手机给组织者打电话,因为已经晚上9点多,我只好打车过去。走得急,只说了谢谢却没有留联系方式,我相信好人肯定有好报的。

入住

然后我就到了学校的宾馆,通过话的那个负责人是个刚上博一的韩国学生,英语很不错,也是美式口音。最后安顿在了他们学生宿舍,有十几层的一栋楼,很大很大,男女生分别在两边,一楼中间有食堂、7-11等,很方便了。宿舍是两人间的,我一个人住,有空调,相当于宾馆的标间了,条件很不错。网速超快的,要知道用的是免费wifi。迅雷离线下了不少东西。然后就等着第二天开会了。

会议过程

本来在出发前发邮件安排我在会议第四天讲,但是,开会第一天发下来的安排表,把我们这个section调到了第二天。演讲过程很顺利,会后受到几位老师的好评,当然就当做客套话来听就好。国立台湾海洋大学的一位老师还问我是不是在美国待过,又不小心把我的美国梦点燃了起来。

整个会议流程下来,我是唯一一个来自法国的代表,因为年初注册的时候,很多欧洲的老师怕南北朝会有战争的风险,没有报名参加。顿时觉得,他们真会为经济危机找借口。

此外,由于我以前毕业院校非一流,在会议后的聚餐会上,我主动跟国内海大和厦大的团队问好,他们说已经注意到我的名字,以为有可能是什么华侨之类。谈话间,还是感受得到他们对于在本学科发展的同学的关怀和鼓励,并希望能够有人能够做得好。其实,对我也算是一针强心剂受益匪浅。另外,来自厦大的蔡教授对我更是关爱有加,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合作。

会后,得了个奖,250美元,作为travel support。我很果断的要了欧元,折合190欧元,回到家,关上门,暗地里用人民币做中间币种算了下,赚了15块哎!果然,还是没摆脱250的束缚。

汉阳大学

我很惊讶在汉阳大学,已经有很多外籍教授在此执教了,而且都是底栖生物无脊椎动物这一块的老师,在会议上出现的有四五位老师吧。我不知道是不是类似于国内的千人计划还是什么。就在这个学科来讲,因为大类属于生态学,没有直接的经济效益,而且也牵扯到出海采样等,需要大量资金的,居然可以引进数位外籍教师。我觉得,挂名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次国际会议是三年一届,已经召开了14届,这次第15届是第一次在亚洲举办。汉阳大学能有这个实力承办,已经说明他们有足够的学术基础。

而且,从他们这几年做的项目成果可以看到,他们做的非常好。虽然大部分都是基础性的对韩国海岸线上小型底栖生物的调查性研究,但这正是考验学科功底深厚与否的最好验证,前面说了,这些基础性调查研究和分子生物学研究的重要性同样重要,因为在其他学科同学看来,影响因子高的文章就牛逼,低的就不行。有时,其实更多时候,要看你这个学科,甚至你这个研究方向的平均水准,不能一概而论。

所以,我对这个学校的印象非常好,很扎实。底栖生物,尤其实效性底栖生物,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做的人都相对较少,欧洲最多,美国其次,亚洲在这方面尤为缺乏。因为是底栖生物,又分大型和小型,一般来说,研究大型的多,笼统的相对来讲,大型的见效快。所以,亚洲发展中国家较多的情况下,资金相对不足,研究小型底栖生物的课题组就相对较少。不说能像汉阳大学这样的,国内所有在做的一双手是能数的过来的,当然国内个别大学的实力是高于汉阳大学的,例如第17届该会议的举办单位中国海洋大学。

总体印象

发达国家就是发达国家。跟法国都是法国车一样,首尔的公路上大多是韩国车,而且司机和行人的素质都很高,过马路的习惯很好,司机也不抢道。顿时觉得,这对于习惯在欧洲生活的人来到这里,除了语言和食物,没有太多的生活习惯差异。文化这个东西很难定义,主要看个人的生活习惯。一般大城市来说,大差不差了。因为毕竟过圣诞还是农历新年,差别并不大,过马路或者开车,这都是每天都要遇到的,差异化感受会更切身。

唯一不满意的就是食物了,在学校食堂,条件也不错,就是整天泡菜,而且没有什么花样的蔬菜,除了白菜就是胡萝卜,肉类也少的可怜。同样是食堂,我们图卢兹三大的食堂都要好很多很多。不过一想,国际五大菜系里面有中国和法国的名字,哪儿轮得到韩国,无论他们有多想加入进来。

还有,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已经很深入了,以前的关注点都在欧美。这次在首尔,感受到中日韩这东亚三国,必须团结起来,化解矛盾,多交流,才能共同进步。民间的交流有很多了,超出了我的刻板印象。可能以前总是盲目崇拜欧美吧,对亚洲尤其东亚文化圈的关注很少,即便有也没有如此切身的体会。同样的语言不通,法国和德国,以及其他说法语和德语的国家,总有很多交流的机会和绿色通道。相信韩国、日本与中国的交流也有不少,只是以前真没从这方面多想过。同样是三种很不一样却又有些渊源的语言,中文、日文、韩文,如果日本当年没有侵略韩国、中国,如果韩国不去到处申请中国的文化遗产,我想,东亚已经一定是世界经济文化的另一个共同体。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