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2016年-回国一周年

January 01, 2017

Tags:一些思考

2016年,我三十岁了。俗话说,三十而立。如果攻博阶段算是学生时代的终结的话,那么我只是个刚工作一年的rookie,需要学习的软知识还太多,借此总结来记录我这一年来的成长。

流水账

2016年的元旦前夜,我从法国毕业回到了家里,在家稍作休整了一个多月,就在元宵节时到深圳大学高等研究院报到了。期间,还和之前在韩国开会认识的厦门大学蔡教授保持了联系,他将他刚出版的《深圳湾底栖动物生态学》的书赠予与我,我才知道我早在冥冥之中与深圳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来到深圳后,租住在校内的一间一楼车库改造的15平米的房子里,一副清苦的模样,主要为了上下班方便,也放弃了很多业余生活。

深圳的房价也在这一年年初涨得不着边际,这让我们刚决定在深圳发展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不好的消息。暖心的是,深圳市也快速出台了新的政策,例如,孔雀计划的住房补贴就涨了一倍,也让我看到了深圳市引进人才的诚意。当然,水涨船高,作为“人才”本身,我们还是要不停的奋斗,这也是深圳这座城市带给我们的责任。在深圳工作,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还是水流特湍急的那种。

三月底,我去深圳华大基因参加了生物信息学的培训班。每个讲师都好年轻,好有作为,也让我直观感受到了生物信息学这门学科的魅力。接下来,在我合作导师李老师提供的充足的实验条件下,我开始了自学过程,自我感觉上手很快,得益于在法国打下的R语言基础。

四月的读书日,阅读了《进化理论之审读与重塑》。

劳动节假期,去了广州,与之前在法的好友王博士叙旧,吃了南沙十四涌的海鲜。

五月底,课题组去深圳湾采样,我晕船,自我辩护是因为小脑太发达,所以不能怪我。

六月初,经蔡老师介绍,认识了福田红树林保护区的徐主任,也为我们课题组后来去红树林采样打通了一层关系。圈子真小。

六月底七月初,我去了法国布雷斯特的法国海洋局的一个关于小型底栖动物的夏令营。期间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一个和我脑海中不谋而合的项目在招博士后,也坚定了我申请基金的课题的确定。还有,我没有看欧洲杯。只是托在现场的朋友带了一条德国队的围巾和几个比赛日的杯子作纪念。

一直到十月份,我都在紧锣密鼓的做数据分析,得到了初步结果,开始着手写文章了。十月底,去了福田红树林采样。

十一月初,申请的中国博士后面上基金落选。而后,去海南参加海洋与湖沼底栖生物学会会议,并作了报告。回来后,发现了自己的基金本子里的一个错误,我又重新修改,申请了广东省博士启动项目,被选上了。

十一月中旬,还去了趟重庆,参加环境微生物学会议,见到了此前李老师提到的几个老师。参加海南和重庆这两次会议的目的,就是作为一个海归,回国后一定要多跟同行交流,人脉关系很重要,虽然我很不擅长这方面。

十二月初,又去广州中山大学听了几场R语言的报告。

十二月中旬,和可爱的课题组成员们去了韶关丹霞山玩,很开心。

十二月下旬,我搬了家,一室一厅。昨天,邀请了办公室的同事们来我家做客,新家第一次开火,总算,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了。

前两天,大鹏(dapengde.com)回国参加会议,来深圳了,然后,勺子(chenghouwen.com)兄在东莞盛情款待了大鹏,也带上了我。席间,勺子也传授经验说,关系,在中国社会太重要了。我深有感触,如果没有关系,不会宣传自己,不能入乡随俗,不会因地制宜,那只能徒有一身本领,犹如没穿内裤的超人一样,飞不起来。

总结的话

我非常喜欢深圳这个城市,比起家乡,深圳更有活力,也更守规矩,各方面很公平,很多生活习惯也能从国外沿袭回来,例如红绿灯、自行车道、交通和服务。当然,和欧洲的慢条斯理相比,深圳简直快的飞起。

在学校里和现在的本科生接触,他们可是在知识爆炸时代成长起来的,他们的知识面和想法已经超过了当年的自己。我很难想象。如果我们不持续学习提高自己,以后如何游刃有余的指导自己的学生呢?

此外,还听同事说,某院士课题组经常开会开到深夜。我感触特别深,仿佛被打了一针鸡血,喝了一碗鸡汤,要始终保有科研热情,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最后,我的美国梦还在,时不时听到李老师和其他大佬聊起美国往事的时候,我都怅然若失,我想等我在深圳稳定下来后,找机会一定要去一趟,否则真是委屈了我的美式口音。

我对新的一年自己的要求就两个词,拼搏,奋斗!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