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的一夜——参加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晚会

January 28, 2014

Tags:一些思考

我想,我这篇博文的题目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可能我将要写的内容会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也是带着失望之情离开了第一次去的巴黎,这座很多人梦寐以求要去的城市。

当时接到学校的邮件,要我们这些在图卢兹的中国留学生报名参加这次在巴黎大皇宫举办的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的中国之夜晚会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学们都积极报名,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因为如此high-profiled的活动应该是机会难得,也很想看到宣传册中列举到的演出嘉宾朗朗的钢琴表演。对我个人来说,能有一次免费去巴黎参加如此重要活动的机会,一向对旅游提不起兴趣的我,也毫不犹豫的报了名,并跟导师请了两天假。

巴黎印象

早上五点半起床,坐上了学校提供的开往巴黎的大巴车,混混沌沌的十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巴黎。印象,和图卢兹相比,巴黎就是一个字,大。一切都那么熟悉,但一切都仿佛大了一号。更宽的马路,更大的品牌专卖店,更多的景点,更宏伟的建筑。走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感觉仿佛回到了国内一样,没有了在图卢兹紧凑狭窄的市中心街道,置身于一偏灯红酒绿之中了。巴黎,应该是世界人民眼中的法国,但不是法国人眼中的法国。相较而言,图卢兹则更有一番韵味在。下次,如果有时间,我还会再来细细品味这座城市。这次的到此一游显然是管中窥豹的。

排队

草草地对巴黎有了个第一印象之后,就要来到巴黎大皇宫前排队准备入场观演。近乎一百多米长的队伍井然有序的向前蠕动着,时间也慢慢跳过约定的入场时间,零上两度的气温,配上金黄的路灯和车水马龙,即便是冷,心还是热的。直到我们在将要通过最后一关-安检的时候,内心的火热正在悄然转变。我们被告知,会场里面已经客满,无法再容纳更多的客人入内观看表演,于是有大概一两百人,应该都是在法留学生,被挡在了大门之外,甚至其中大部分还在干燥但刺骨的寒风中等待着。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分过去了,原定在六点半入场的活动,我们等了两个小时,也未能看到甚至听到任何负责人出面向我们解释。我们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已经进去的同学发来的短信,有的说朗朗已经表演完了,有的说朗朗还在美国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有的说这个活动可能要优先于社会上流人士观看,等等猜测和揣摩,以及慢慢发酵的愤怒。还在外面排队的其他同胞们,甚至用法语喊起了,“我们很饿,我们很冷!”(如果我没听错的话)。

又过了十几分钟,我们终于进去了。没有看到大使,没有听到致辞,只有一些看似具有中国特色的表演,但都加入了法国人认为的时尚进去的草泥马艺术(四不像),然后,喝了点小酒,吃了点小点心之后,我和一部分同学就离开了,以此表达我们对活动组织者的不满。

思考

为什么会造成与会人员都持有邀请函的情况下,还让这么多人未能按时进入会场,滞留在场外受冻不说,至始至终没有任何负责人出面对此进行解释?

我们不是看到免费的活动就来,看到有队伍就排的,我们来之前都持有着活动的邀请函,而且,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这个邀请函,也是经过报名和筛选的。如果活动组织者为了不造成活动冷场,而对邀请函进行超发,想主观提升活动人气,但又没有任何准备应对如此屁股都能想到的突发情况,这又是为什么?是学生群体好欺负吗?这个话题,我不是很想去多想去展开谈,因为这有可能是我的臆想和片面的猜测,但这的确是可能性之一。

作为我个人,我当时只是希望,能有一个人,任何有发言权的负责人,法方也好,中方也好,能够走出会场,来到外场对还在排队的人们解释一下情况,给予适当的安置,而不是仅仅调派警车来“镇压”可能的躁动。我想,如果我们不是中国学生,中国人,如果是意大利人或者就是他们法国人,他们会这么对待吗?我其实也在反思我自己,自己始终也没有那个思维和习惯去主动伸张自己遭遇的不公正对待。而更多的同学,选择的是逆来顺受,得到的经验就是,下次即便有邀请函,也要早早地来排队。我想,这也许就是中国人的聪明吧。其实,逆来顺受是对的,因为这最大限度的,最有效率和时效的保护了部分当事人的权利,但牺牲了“自然选择”之外那部分人的利益,这是人的本能,无可厚非。

但在这样的外交活动场合,出现了如此一幕的不妥善,实属不应该。可能,这对于没有当场经历的读者来说,仅仅是一次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和吃到了酸葡萄的心理,我也可以理解。对我来说,这一次经历只是徒增愤慨,给了自己一个话作料儿,因为这件事在以后的很多谈话场合都用得到,“左右”都适用。很多可能的由此引出的话题就留在那时,再去展开吧。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