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颠覆性创新的在线教育,勿忘人性弱点

March 11, 2013

Tags:科技的那些事

看到36kr的一篇题目是[在线教育:寻找真正的颠覆性创新] 的文章,很佩服也很认可作者(点子时间cofounder@峰哥何峰)的观点,因为我个人本身也是互联网的受益者,从互联网中学到了很多知识,包括iTunes U、TeD演讲、codecademy等等。但是,就像所有领先于时代的观点那样,它们必须受到反驳和批判,才能在不断改善中走向成功。所以,尽管我很赞同在线教育需要改革创新的观点,但我今天一定要站在反方的角度提提意见,泼泼冷水,目的是为了她能够够好的发展。

教育即娱乐?

教育即娱乐,这是作者何峰提出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现在普通人使用互联网大多出于娱乐的考虑,辛苦在github上敲代码的电工除外,就像上世纪的电视机一样。同样,就像上世纪出现过电视大学一样,互联网大学出现的时机似乎渐渐成熟,但目前缺乏的颠覆性创新。这可能是困扰教育学家多少年的问题,讨论在线教育的创新,不能回避的去讨论教育的创新,长久以来不乏想让人们在玩乐中就把知识学会的愿望的人,谁都不想苦苦坐在教室里枯燥的学习知识。所以就有人抱怨,我们为什么一直被禁锢在数千年来的传统教育中,而不能找一些创新的方式让人们不知不觉中就能吸收知识呢?这个问题跟“为什么58同城网站的首页那么乱,就不能来个颠覆式创新吗”类似。传统教育方式的存在和保留是必要的,也是有其中的道理的,我就从教育的受众,人的角度来分析一下。

教育是一种投资,是稀缺资源

人性的弱点之一就是,喜欢享受那种掌握、操控稀缺资源所带来的优越感,一旦缺乏了这种鹤立鸡群的体验,也就失去了追逐它的动力。何峰提到,豆瓣、果壳上有作者从小打小闹的专注内容创作,到最后出书,拥有了自己的受众,也属于一种在线教育的模式,并取代大学、教育机构的部分功能,从而让教育更平民化,去掉所谓大学或名牌大学的标签。这固然是好事,但可能会苦了未来的HR,如何去筛选众多从“互联网大学”毕业的同学,最终可能还会通过不同网站毕业的标签入手吧。“你好,我是豆瓣XX小组毕业生”“组员中排名第几啊?”

Tealeaf Academy抓住了一个小众市场,算是一个不错的尝试。同样需要学费,需要互联网,需要与精英老师团队的互动,其中的翻转课堂模式的确是最吸引人的地方,但对学生素质的要求非常高,需要有很强的自学和提问能力。这似乎可以衍生出另一个教育产业,线上多对多精英教育。这并没有降低学生的门槛,反而提高了教育的稀缺性,不会给人以教育可以唾手可得的感觉,否则教育就统统变成了通识教育,而不是专才教育了。

教育方式可以创新,但学习没有捷径

其实就一件事展开去想象,预言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最终实现这个预言的人是谁,预言家是概率问题,实业家则是实践问题。互联网的出现就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简单方便了,在线教育也让教育变得随处可得,于是更进一步的思考到如何在这基础上进行模式颠覆。人们从每天去菜市场买菜,到天天淘宝购物,未来也会从每天去学校上课,到天天坐在沙发上通过体感系统进行课堂模拟学习,更或是可以像多啦A梦里的记忆面包那样,不动脑就可以得到知识。

不要忘了,互联网终究还只是个工具,人还是那个人,两只眼睛一张嘴一个大脑。互联网教育模式如何创新如何颠覆,都摆脱不了背后的教育家,谁去主导教育过程,谁去教,如何教非常重要。过去同样拿一支粉笔,现在同样都有课堂多媒体终端,为何学生都会对老师产生不同的评价。有的甚至觉得只做板书的老师用生动的演讲打败了只知道念ppt的老师。无论互联网的在线教育模式如何颠覆,最终做课件、做教育行为数据分析的还是幕后的那个人,除非机器学习能力已经超过人类,否则教育家的角色是不会变的。

结束语,还是那句话,我很希望能有颠覆式的教育模式出现,无论是在线的还是线下的。只是教育这个问题太大了,不是现代科技想颠覆就可以颠覆的。还有个问题还没有讨论,就是学生的问题,在学习过程中谁被动谁主动的问题。不管在哪个科技发展时代,都会有爱学习和不爱学习的人,都有能够学以致用和死读书的人。所以,从某种程度上很难颠覆,从生物学角度,一个时间点上必然会出现种群个体间的误差,无论此时的自然条件多优越,或者多么恶劣。人终究是人,不是机器。

P.S. 其实还可以讨论更多的观点,可能以上观点有的逻辑上有些混乱,毕竟周一上班闲杂思考的时间有限,就急匆匆写了出来。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