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让我们赤身裸体

March 18, 2013

Tags:科技的那些事

在cnbeta上看到名为“互联网是更有效的电幕”的文章,是编译自cnn的一篇评论文章,译文简明扼要,但原文写的也挺有意思,我就干起老本行,全文翻译一下,以飨读者。

作者:布鲁斯·施内尔,一位安全专家

我给大家举三个例子。

  • 第一,中国军方暗地里培养了一批黑客,主要来攻击美国政府和一些美国企业。其中有个别中国黑客被美国追踪到了,因为他们使用了同一栋建筑里的网络登录Facebook,进而互相联络攻击事宜的。

  • 第二,著名黑客组织LulzSac的领导者之一,Hector Monsegur去年被FBI追踪并逮捕。尽管他的网络安全实践能力非常强,并使用了匿名中继服务隐藏身份,但仍然于事无补。

  • 第三,美国军方记者Paula Broadwell,曾与CIA主管David Petraeus有染,Paula采取了大量防护措施隐藏自己的身份。她从没有在家中登录过她的匿名电子邮箱服务。相反,在必要与David沟通的时候,她使用酒店和其他公共网络收发电子邮件。尽管如此,FBI比对了几家酒店的注册数据和她最常用的用户名,还是把她找到了。

互联网面前,每个人都被监视着。不管我们承认与否,愿不愿意这样被人监视,我们至始至终都被这样跟踪着。当我们搜索并浏览网页的时候,谷歌跟踪我们。Facebook也一样,甚至连非Facebook用户都不放过。苹果监视用户在iPhone和iPad上的行为。一位记者曾使用Collusion火狐浏览器插件来反侦察,看看到底有哪些人在监视他,结果在安装完该插件后的36小时内,有105家公司捕获到了他的浏览器行为。

我们的互联网行踪可以和其他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并且类似的数据量是与日俱增的。案例二中的Paula的互联网行为就和她的酒店入住数据相关。现在,人们所做的和电脑相关的任何事,电脑都会产生这些数据,戏称为“自然代谢产物”。所有这些数据都存着,而且是相关联的,很多大数据公司通过多种信息源汇集来的信息数据,汇总成人们日常生活的私人档案而赚钱。

例如,Facebook可以将用户的在线浏览行为与其线下购买习惯做相关分析。此外,用户手机的位置信息会把用户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

互联网监视无孔不入。所有人,不管任何时候都被监视着,而且这些数据将被永久保存。这种状况是乔治·奥威尔做梦也想不到的。

当然,我们可以拿起锄头保护自己。我们可以减少在iPhone上使用谷歌搜索的次数,而使用允许删除cookies的电脑浏览器进行搜索。我们可以在Facebook上使用别名。我们可以关掉手机,不用信用卡而用现金。但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对策或许也是在做无用功。

有很多方法可以轻易地追踪到我们。互联网、电子邮件、手机、网页浏览器、社交网络、搜索引擎,这些都变成了生活必需品。目前人们不可能因为不想被监视,就拒绝使用这些工具,情况没有这么简单。更何况普通用户无法觉察到这些监视行为,无迹可寻,而且目前尚没有不监视用户的可替代服务工具产生。

监视不是你想甩,想甩就能甩

互联网市场不是菜市场,菜贩子不可能知道你要买什么菜。但互联网知道,而消费者生在其中无计可施。所有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在为我们提供感兴趣的服务的同时都在追踪用户行为。我们访问某个网站时,他们通过cookies就已经知道我们姓甚名谁了。手机的出厂设置都会默认关闭隐私保护。有人曾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做过一个实验,在校园里实时拍摄的视频,被镜头记录下的学生中有三分之一的可以在Facebook的相册中辨识出来。

在互联网上保护隐私是几乎不可能的。如果你仅仅那一次忘记打开隐私保护,点击了一个错误链接,或者键入了错误的信息,那么不管你使用了什么匿名措施,这些信息都将和你的名字永远绑定。著名黑客Hector都曾马失前蹄,CIA的主管都对自己的网络隐私无能为力,我们普通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当今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都在努力维持现状。政府很乐意使用企业收集来的数据,并时不时的要求企业搜集更多保存时间更长,以此监视更多的人。同时,企业也希望从政府处购买数据。这样,如此“天网恢恢”让我等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如何是好,不管人民的权益是什么,政府和企业是不会放弃他们的权力的。

要想改变现在糟糕的隐私保护现状,需要政府有很强的自觉性,但他们与企业同流合污,都渴望那些数据,所以没有人吃力不讨好地要求修改隐私保护法。

结局就是,我们完了。欢迎来到这个谷歌会比你爱人更了解你喜欢啥口味的毛片的世界。欢迎来到这个只有移动运营商知道你在哪儿的世界。欢迎来到这个没有私人谈话的世界,因为人们的谈话越来越多地在电子邮件、短信、社交网络中进行。

世界已然如此,人们用电脑做的事情都被记录着、关联着、研究着,这些数据在你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在不同的公司间传递者,而政府可以肆意获取其中的任何数据。

欢迎来到赤身裸体的互联网世界,我们身上的毛发早已退化,已经没有什么可脱的了。

(以上就是全文译文,个别处做了意译。今天碰巧在看“大数据时代”这本书,改天等看完后再来写读后感)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