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永远不缺idea

September 06, 2013

Tags:一些思考

开学了,今天和两位导师见了面开了会。新学期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就发邮件给他们讲了我关于实验的“新”想法,老师的回复是it’s interesting。

这对我来说,就是可以在小会议上讨论了。因为正在写之前实验结果的讨论部分,所以看了很多文献,有很多想要做的。由于目前我的采样方法是取野外河流中的样本回到实验室直接做,我想设计一个设备,在实验室就可以模拟河流,而不需要拘束于野外的条件变化和不确定性了,毕竟考虑到生物实验周期长,万一天有不测风云(雨水多),一年就过去了。其实设备很简单,需要pvc板、小型浸没式水泵、管子、防水胶水、各种工具等,如果在国内,这些1000块钱以内肯定搞定了。但在这边,走实验室的预定程序很复杂周期长,确实耽误时间。我主要考虑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因为我要等河流水位降到一定程度,才能去采样,如果花三个月做好这个装置,以后可以在水位高的时候也在做实验,反而更有效率。而且我是有了想法后去搜索文章,确认我这个方向有人在做实验室培养的实验,果然有,而且那个组06年搞了这个设备,做了可行性研究发了个>3.0的,在生态学方面这个已经足够回国副教授了,然后09年那个组就发了nature子刊>8.9。当然,他们发nature不可能是仅仅因为做了个装置,像他们做分子生物之类的,我们就不具备条件,只能找合作,但这个临时是找不来的。

会上,大导师首先就问,你为什么要再造一个工具?我答,因为我的研究计划里是研究河流的,目前我的方法是静水,所以我需要流动的水。然后我就讲了要多做几种处理,采样时间有调整,探究的东西不局限于之前的几个养分,可能还要加入污染物。但污染物这个方向似乎超出了导师的计划,导师还是回到了问题的本源,让我先把文章写好总结好,再根据第一篇文章的讨论部分提出的新假设,来紧贴主题的设计下一步实验,去验证第一次的结果和提出的其他假设。

然后,小导师就帮忙圆场,说我这是conference effect,刚从韩国开完会回来,肯定头脑风暴了一下,有很多想法很好也很正常。而且关于这个装置,他们以前做过类似的出来,效果不好,然后就帮我去找来了,介绍了一下优缺点。我问了下,一起分析了不好的原因,确实有几个问题他们之前没考虑,设计上有问题,我已经考虑到了。但无论如何,我是不可能在我这三年内做这个了。顶多我用他们的这个失败装置改改再做一遍。

好了,大概就是这个事情,我开始肯定会有失望,想想是怪自己太激进了?也不是,因为我们还要和流体物理实验室合作做另一个不同的项目,他们有大型的河流模拟装置,但那个只有一个,只能做一种处理,不符合我们要验证假设的实验设计。而我要设计的不光可以满足目前的需求,还能有助于与其他实验室的合作。Anyway,导师总是对的,我也没有错,只是观点的不一致。大导师已经60多了,见多识广,知道你这么浅尝辄止的可能后果,想一步一步走踏实了,但对于新思路可能接受起来慢一些,缺乏激情,这也是公派项目校方负责人跟我提醒过的,有点不energetic。

好吧,我就安心的一步一步做,把每个假设都用双重结果去认定,层层叠码,这样似乎有好处,慢慢得到同行的认可,而不是一口吃个胖子或者干脆饿死了。我还是很怀念当时硕士的时候做实验的环境,所有都是我自己搞,真的是所有,课题就是导师给了个题目,让我去看文献吧,我是很享受这种全局掌控的感觉。当然,现在实验室的同学提醒我说,自己设计装置很麻烦,要调试很多参数,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很容易失败。其实也对,但我觉得,尼玛如果啥事都那么容易成功还有啥含金量,我都考虑进去不就行了,老子不怕麻烦!

到了点题的时候了,看来本文多半是偏题了。没错,跟导师沟通了之后,觉得idea可以有很多,关键在于你要对每一个idea负责到底。对我来说,我不认为是我的执行力和延续性问题,就是对待一个课题是要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还是寻找那走两步退一步之后的海阔天空的问题。节奏,对是节奏问题。题外话,今天看了小米的新闻,小米3和小米电视,感觉对于这个国内最具活力的互联网软硬兼施的创业公司来说,节奏稍稍快了点,貌似上了一个新台阶,并同时在寻求全球市场的突破。来日方长嘛,突破,就是要破才行,如何才能破,就是要让人心服口服,如何才能心服口服呢,文章,快点出文章吧。如果你已经达到毕业要求了,导师管你做什么呢,巴不得多榨点油水呢。

后记:这篇比较水,逻辑性不强,参考意义不大,影响因子个位是0,没有十位等,小数点后N位才看得到非0数字,N为人类头发根数,人类不属于葛优等同类型人种。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