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和感觉到是两回事

February 15, 2013

Tags:读书笔记

最近一直在看柴静的书,名叫“看见”,书中讲到柴静从听说有戒毒所中的吸毒少女这个人群的困境,到真正面对面接触该群体中的一个特殊的个体后,柴静内心的感悟就浓缩成了本文题目中的那句话,“知道和感觉到是两回事”。

小时候,父母经常这样教育我说,光知道还不行,要做到才行。现在看来,如此忠言,当时必然相当逆耳。但这就是生活,很多人生哲理道理,不是靠你在网络上、空间上看到了读到了分享一下就能真正领悟、感受到的,当然我也不指望写下这篇文章能够给读者带来什么,仅仅是想尝试着拾起我那文学青年的笔头。

没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结构,都会知道很多东西,除了小时候的通识教育亦或是义务教育之后自学成才的独辟蹊径,无论是世外桃源的理想国也好,还是满脑精华却一口袋糟粕的超“现实”主义,我们都形成了并不独特的模式化社会价值观,因为大部分东西我们都知道,都“知道”。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上学好啊,只有把学上出来才能出人投地,什么中考高考公务员考、机考裸考寄托考,缺考一次都对不起幼儿园班主任对你的培养。毕业了,我们都知道,工作还是进国企、事业单位、公务员好啊,只要进入体制内,什么烧饼油条拍黄瓜,火烧米线红烧肉,想吃什么吃什么,吃不完不打包都对不起饭店老板拍你马屁的那只满是油污的手。工作后,我们都知道,找对象还是找高富帅、白富美好啊,什么名表、名车、名包,还是清明节或农历初五给“祖宗”用的冥币,如果不是彩色激光打印出来的你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烧,有名的法式浪漫温馨市区海景别墅高级森林复式楼盘,只要夏天屋顶不漏雨、冬天暖气不制冷,有多少要多少,根本不需要考虑,谁要跟我抢,我价格翻番,怕什么,反正过几天照样有人高价接手。再后来,我们都知道,出国移民好啊,这年头几万块钱就能环游世界,到时候顶多在埃菲尔铁塔上刻一个到此一游,“游”这个字笔画又多,导游那个催啊,刻得完刻不完还是个悬念,这要是能移民出去,那家伙,在那破塔上刻个清明上河图的时间都够用,还怕不够刻的,再也没有导游催我了。

我们所知道的也就只能用在这样的吐槽上,无论在口中是多么悬河,顶多也只有大脑的几千万分之一的细胞最熟悉,要想让它变得有血有肉,只有自己去体验才行。吐槽谁都会,但不是谁都有那个决心和魄力去打破这些模式化社会价值观的禁锢,用自己独特的内心去体会和感受。到那时你再口吐莲花的时候,吐的不只是莲花了,莲蓬都会喷薄欲出的。

又有多少人愿意站出来呢?棒打出头鸟,估计大多想站出来的,都被周围的棒子打得抬不起头来了吧。有多少人能够打破禁锢,跟随自己的内心而活呢,有多少人能逃脱市井中三人成虎的紧箍咒,活出精彩呢。小说、电影中人物的精彩刻画之所以能打动我们,是因为他们是现实生活中的少数派;如果上天真的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但结局是未知的,谁又会去选择成为自己导演的这部电影中的主角呢?导演只有一个,但有很多人的电影里出现了太多的导演给你“出谋划策”,你想拍一个小清新的镜头时,还要考虑七大姑、八大姨,街坊邻居,单位同事、学校同学等导演们的感受,万一七大姑八大姨想加入乡村爱情的元素、街坊邻居希望有我爱我家式的幽默、同事同学需要看到都市言情的剧情,那我只给他们小清新看,他们会不会不高兴啊,他们不高兴也不会说的,因为说了会犯了嗔戒的,而观音菩萨也会来惩罚我的,我还是听他们的,就拍个四不像和草泥马吧。咦?他们连说都没说,我为啥不能拍小清新呢?估计此处无声胜有声,老衲我还是从了你们这些师太和老衲吧。

导啊导啊,导着导着,就导出了一部“驴”出来。

好累,以上用了很多明喻暗喻,明朝暗讽,吐前吐后,吐来吐去,好累。

所以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导演就好,冷暖自知。井再深,一辈子也就喝那么多水,够喝不够喝只有自己知道,因为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能感觉到。不够喝的时候,就想办法再挖一口井,毕竟人饥饿的时候最有精气神,挖井挖的最快,慢慢够喝就行;喝多了脑子可能会进水,脑子进水了挖井的时候就不能专心,毕竟一脑袋水半脑袋晃荡,这子子孙孙也就有了穷尽也。

小时候背的那是啥来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 The end ·